从文庙创始的一所现代学校在传承与创新中办出


更新时间:2019-09-15

  孙晓平:铜川市第一中学和这座文庙还真有渊源。这还要从一中初创时说起,那是1941年,当时的同官县(即现在的铜川市)的县长吕绍熊非常重视教育,因为当时县内还未有一所中学,同官的学子都要去往临县的三原上学,很不方便,所以吕县长就想在同官建一所中学,于是就划文庙为校址开始建设。最初校名为“同官县立初级中学”,首届招收了两个班,108名学生,这也开创了铜川现代教育先河。1951年,学校改称“铜川县初级中学”,到了1958年铜川设市后才更名为“铜川市第一中学”,也是这一年学校才增设了高中部。

  济阳山麓,漆水河畔,铜川市第一中学初创于这一块“风水宝地”,背后其实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在北关校区校园中央,一座巍峨壮观的文庙大殿,伴随着一中一起走过了74年的风雨骄阳。选择传承,还是摒弃,至今十九任校长都有着自己的思考和答案。

  新世纪,一座现代、漂亮的新校园在新区落成。实现了“变大”,如何变得更“好”?面对社会对教育的各种议论,面对家长对学校的更多期盼,一中在回答这些问题的同时,也在完成着自己的另一项使命。

  9月24日,在铜川市第一中学新区校区的一间办公室里,孙晓平向华商报记者讲述着铜川市一中的历史和现在。他说,自己从前任校长手里接过了接力棒,还要把这根接力棒再传给下一任,打造百年名校不是一句空话,他感觉自己肩上沉甸甸的。

  华商报:在一中北关校区校园里有一座文庙大殿,像这样的文庙坐落在一所现代校园里在全国也不多见,这背后有什么样的渊源?

  孙晓平:铜川市第一中学和这座文庙还真有渊源。这还要从一中初创时说起,那是1941年,当时的同官县(即现在的铜川市)的县长吕绍熊非常重视教育,因为当时县内还未有一所中学,同官的学子都要去往临县的三原上学,很不方便,所以吕县长就想在同官建一所中学,于是就划文庙为校址开始建设。最初校名为“同官县立初级中学”,首届招收了两个班,108名学生,这也开创了铜川现代教育先河。1951年,学校改称“铜川县初级中学”,到了1958年铜川设市后才更名为“铜川市第一中学”,也是这一年学校才增设了高中部。

  孙晓平:当时由吕县长牵头成立了建校委员会,发动了全县的乡绅商贾捐款,大家其实都在做一件事,那就是解决当地学子上学难问题。据说,学校开办起来后,学生太多,经费难以为继。当时印台红土有兄弟俩,叫雷炎堃、雷炎芳,是地方的名士,把给母亲办丧事节约下来的一万元捐给了学校,雷氏兄弟的义举还受到了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的赞扬,在发的奖状里称其“义举”。

  说到学校的初创,还有一个人不得不说。叫严木三,是学校的第一任校长。他是富平人,当时在三原立诚公学当校长,同官县立初级中学建成后省上就把他委派来当校长,他履职后忠职勤事,殚精竭虑,也奠定了这所中学的教育基础与格调。严木三也是当时的渭北名士,有很高的社会名望,在家乡富平搞时就受其很大影响,据《传》中记载,名字里的“仲”,以前是“中”,还是严木三替他改的。

  华商报:从严木三到您这儿,一中先后已有十九任校长,您认为,校长之于一所好学校的作用和意义是什么?

  孙晓平:和其他团队一样的是,校长是团队的管理者、领头人,不一样的地方是,学校作为教书育人的地方,校长须要有自己的治学之道,这也是我的前任王建信校长最强调的。

  说到学校管理,一中也经历了几个过程。学校初建时,校内设校长一人,管理学校全面工作;新中国成立后,由校长、教育处与事务处主任以及教工、学生代表组成校务委员会,对学校实行民主管理;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学校才实行校长负责制。既然是“负责制”,校长就要对学校的管理、教师教学的管理以及学生管理负责,特别是在当下学校之间竞争激烈的情况下,没有自己的办学思想和治学之道,很难带着团队拼到前列。

  孙晓平:说到一中的办学思想,七十多年有一以贯之,也有不断改进和深化。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,学校就要求教师启发学生好学善问,理论联系实际,反对填鸭式教学;要求学生课堂专心听讲,课后独立完成作业等,还提出了“严肃、民主、团结、进步”的八字校风,这也是一中首次提出了校风。

  真正按照现代教育理念来办学已到了改革开放后,其中对我启发和影响最大的校长有好几位。比如1986年至1992年任校长的任伟民,他那时候就给一中确定了“三风”,即校风、教风和学风,像教风中提出“启迪、疏导”,学风中提出的“踏实、细致”,现在依然有指导意义,还有他在校风中提出“创新”,这在当时是很先进的思想。9成平台的产业互联网化运营不佳 业内:转型面临再比如后来的王建信校长,在办学上提出了“三倾向”,即“向教学一线倾斜、向班主任倾斜和向高三倾斜”,让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在教学上。

  再到现在,一中把科学发展、特色办学作为学校发展的方向,提出了“教学质量、科技创新和文体活动”三大办学特色,这其中既有历史的精华,也有面对当下的新的探索。

  华商报:2007年9月,市一中的新区校区建成使用,学生和师资力量在近几年也呈快速发展,您认为这一时期推动一中发展的动力来自哪些?

  孙晓平:应该是两个方面共同促进的结果,一方面是社会大环境的变化,快速城镇化,城区生源快速增多;另一方面是学校发展的良性效应,无论是硬件设施,还是教育质量,其显著的提升对社会产生了更强的吸引力。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一中的,那时全校只有70多个教职工,到了2005年,教职工增多到180多名,现在南北两个校区仅教师就有460多名,学生7400多名。

  华商报:我们也注意到,现在出现了许多“超级学校”,一所中学有上万、甚至数万名学生,您对这种“超级学校”怎么看?

  孙晓平:我认为这是学校扩张太快的结果,并不理性。过分追求扩张,势必导致“骨质疏松”,在学校管理上难度增加,生源质量也不可避免下降,最终导致学校教学质量下降。一中目前有七千多名学生,而且是在两个独立的校区,是一个比较适中的规模,近几年也不会有大的扩充。

  华商报:文庙在古代体现了人们对教育的崇敬,一中从文庙初创,与传统文化从一开始就有着渊源,在当下应试教育风气甚浓的背景里,一中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传统文化?

  孙晓平:我一直认为,传统文化的教育是一名学生成长的必要环节,特别是传统文化里的“德”,更是一个人成长的基石,一中正在对学生恢复一些传统的教育的方式方法。现在一中的校园文化就有很多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,比如,我们提倡学生“远足”,一次走20公里至30公里,锻炼学生的心志;还有开展的晨诵,学生清早诵读经典诗文,有《弟子规》、《诗经》等;还有从去年开始举办的汉服成人礼,以后每年都要办,这些对学生传统文化的教育都有很大的作用。

  华商报:最后一个问题,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把孩子往西安的名校送,您对此怎么看?

  孙晓平:我认为许多家长还是不理性。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应在外地上学,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把孩子送到外地上学的能力。在我的教育理念里,对孩子最重要的教育是家长与孩子一起成长。一个人品性的形成并不是学校教的,而取决于家庭,送孩子到西安上学,一周见不上一次,家长都不知道孩子整天都在想啥,谈何与孩子一起成长?所以,我还是要说,把孩子留在身边,与孩子一起成长,才是最理智、也是最好的。


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挂牌彩图| 香港马会资料图库| 香港赛马会三中三网站| 四海图库| 正版挂牌| www.222066.com| 本港台最快开奖结果| www.kj508.com| 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| www.223444.com| 精碼門|